陈玄林素衣赵南初小说

第4章 踏上征途

2022-08-12 作者:当年明月

至正十一年(1351),上天给元朝的最后一根稻草终于压了下来,元朝的末日到了。

我们的谜底也揭开了。现在看来,脱脱坚决要求治黄河的愿望是好的,然而他不懂得那些反对的人的苦心,元朝那些腐败到极点的官吏也是他所不了解的。现在他终于要尝到苦果了。

当元朝命令沿岸十七万劳工修河堤时,各级的官吏也异常兴奋。首先,皇帝拨给的修河工钱是可以克扣的,民工的口粮是可以克扣的,反正他们不吃不喝也事不关己,这就是一大笔收入;工程的费用也是可以克扣的,反正黄河泛滥也淹不死自己这些当官的。

这是管河务的。那么不管河务的怎么捞钱呢?其实也简单,既然工程这么大,必然有徭役指标,找几十个人,到各个乡村去,看到男人就带走。理由?修河堤。不想去?拿钱来。

没有钱?有什么值钱的都带走!

可怜的脱脱,一个好的理论家,却不是一个实践家。

老把戏出场了,当民工们挖到山东时,他们从河道下挖出了一个一只眼睛的石人,背部刻着:石人一只眼,挑动黄河天下反。民工们突然发现,这正是他们在工地上传唱了几年的歌词。于是人心思动。

这真是老把戏,简直可以编成电脑程序,在起义之前总要搞点这种封建迷信,但也没办法,人家就吃这一套。

接着的事情似乎就是理所应当的了。几天后,在朱重八讨过饭的地方(颍州,今安徽阜阳),韩山童和刘福通起义了。他们的起义与以往起义并没有不同,照例要搞个宗教组织,这次是白莲教。当然既然敢起义,身份也应该有所不同,于是,可能是八辈子贫农的韩山童突然姓了赵,成了宋朝的皇室,刘福通也成了刘光世大将的后人。

他们的命运和以往每一次起义的农民领袖也类似,起义、被镇压、后来者居上,这似乎是陈胜吴广们的宿命。

尽管他们的起义形式毫无新意,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的伟大和在历史上的地位,在史书上,将永远地记录着:公元1351年,韩山童、刘福通第一个举起了反抗元朝封建统治的大旗。

自古以来,建立一个王朝很难,毁灭一个却相对容易得多,所谓“墙倒众人推,破鼓万人捶”,不是没有来由的。

在元代这个把人分为四个等级的朝代里,最高等级的蒙古人杀掉最低等级的南人,唯一的惩罚是赔偿一头驴,碰到个闲散民工之类的人,可能连驴都省了。蒙古贵族们的思维似乎很奇怪,他们即使在占据了中国后,好像仍然把自己当成客人,主人家的东西想抢就抢、想拿就拿,反正不关自己的事。在他们的思维中,这些南人只会忍受也只能忍受他们的折磨。

但他们错了,这些奴隶会起来反抗的。当愤怒和不满超过了限度,当连像狗一样生存下去都成为一种奢望的时候,反抗是唯一的道路。反抗是为了生存。

这把火终于烧起来了,而且是燎原之势。

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里,看似强大的元帝国发生了几十起暴动,数百万人参加了起义军,即使那纵横天下无敌手的蒙古骑兵也不复当年之勇,无力拯救危局。元帝国就像一堵朽墙,只要再踢一脚,就会倒下来。

此时的朱重八却仍然在寺庙里撞着钟,从种种迹象看,他并没有参加起义军的企图。虽然他与元朝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,但对于一个普通人朱重八来说,起义是要冒风险的,捉住后是要杀头的,这使得他不得不仔细地考虑。

在很多书中,朱重八被塑造成一个天生英雄的形象,于是在这样的剧本里,天生英雄的朱重八一听说起义了,马上回寺庙里操起家伙就投奔了起义军,表现了他彻底的革命性等等。

我认为,这不是真实的朱重八。

作为一个正常人,在做出一个可能会掉脑袋的选择时,是绝对不会如此轻率的,如果朱重八真的是这样莽撞的一个人,他就不是一个真正的英雄。

真正的朱重八是一个有畏惧心理的人,他遭受过极大的痛苦,对元有着刻骨的仇恨,但他也知道生的可贵,一旦选择了造反,就没有回头路。

关闭